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July 22nd, 2005

為何人家不感激你的幫忙

今天晚上和一對夫妻去吃飯 他們回孟加拉一個多月 探望女方的家人 哪知道 他們兩人回來後 極度沮喪 我回家後 似乎也帶了他們的心情回家

女方莉的家人在孟加拉 父親有點小成就 個性善良 經年累月幫助無數親戚朋友 可是年紀大了 又生病 需要幫忙的時候 卻一個人影也不看不到 莉的兄弟姊妹雖然生氣 卻也無能為力 加上莉長年住在美國 無法就近照顧 當然沮桑 這樣的例子 在美國其實到處都有 就連美國人 因工作的關係需搬離到別州去 也有這種困擾 這引發了兩個議題 一個是幫助人到底要幫到什麼地步 另一個是老人問題…
常 聽人家說 “我好心幫某某人 為何連謝謝都不說一聲” 其實我一直相信人性有很賤的一面 當有人一而在 再而三的幫忙時 被幫的人就被貫壞了 失去了該有的感激之心 當別人的幫忙少一點時 就怪起人家來了 好像人家的幫忙是應該的 嚴重的 還失去了自己求生 解決問題的能力 困難來的時候 怪的都是別人 永遠不是自己的錯 但是這樣說來 好像都是那個被幫的人的錯 其實 幫的人也是有錯的 因為幫的人其實是在害被幫者 要幫忙應該是要教他如何釣魚 而不是給他魚吃 別人能幫到什麼地步呢 能永遠依賴幫助嗎 很多情況 幫忙的人只是在害被幫者而已 剝奪他上進的本能 所以 當要幫助別人時 應該考量這幫助是否是真正的幫助 如果一個人永遠需要別人的幫忙 也許這個人真正需要的幫忙 可能是教育 學習自力更生的能力

所以當你認為幫了人 人家卻不感激時 不要難過 因為你可能不是幫了他 而是害了他 在老天的眼中 那人當然不應該要感激囉

July 18th, 2005

談判的重要 Important of Negotiation

從搬家的經驗 體會到談判能力的重要 在美國社會 談判和一個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從小在台灣 從沒把談判和自己連在一起過 總認為只有政治家 或是生意人 才需要談判 小老百姓過生活 不需要會談判 頂多只需要在買東西時 會殺殺價就行了 甚至在尋找對象時 長輩總是把話多 與油腔滑調連在一起 會談判的人 會為自己爭取權益的人 反被認為不老實 我一個好朋友 第一次帶男友回家時 先跟男友交代好 除了 請 謝謝 之外 話不要多 果然奏效 長輩認為這男的老實 會是好丈夫

來了美國之後 才知道 不會爭取的人 不但自己吃虧 連家人都跟著一起吃虧 從餐廳點菜之小事 到 工資談判 都和自己的生活相關
美 國是個重視服務的社會 付錢的就是老大 上星期和麥可去餐廳吃飯 兩個人在上主菜前 合點了一份大莎拉 結果莎拉份量雖大 青菜雖然沒有壞 看起來卻老老的 本想大快朵頤補充青菜的胃口都沒了 於是 麥可叫了服務生 說這菜看起來不好 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於是服務生道了後 把菜拿走 不收錢 上個月份 麥可收到電話帳單 竟然比平常多出好幾倍 他馬上打電話給電話公司 服務人員告訴他帳單沒有錯誤 於是他要求和經理談 經理在確認帳單後 承認電腦出了錯 馬上把帳單註銷 麥可告訴經理 收到帳單時 心理極為震撼 因為不是一筆小數字 於是經理寫了封信到總公司 替麥可要求一筆補償費用 麥可在一星期後收到支票

有一次我車的保險桿壞了 送去厡場修 修好後 我一不小心 輕輕碰了一下 保險桿又掉下來了 我很自責自己不小心 想說壞過的東西就不如原來新的狀況好 可是麥可說 也許是他們修的不好 於是我聽他的建議 打電話到車廠 告訴他們狀況 他們馬上說 讓我下次去做免費的大保養 讓我省下台幣三千多元的保養費用 我想 其實也不見得是他們沒修好 但是他們講求服務品質 要讓顧客滿意 眼光放常 不讓顧客流失 但是話說回來 若我沒有學習談判的觀念 沒打那通電話 權益自動消失

在美國生活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也許都是小事 但是讓我學到如何保護自己 尤其在找工作時 會談判的人才容易得到尊敬 並獲得較大的禮遇 來美國唸博士三年期間 除了獲得學業知識和文憑之外 學習談判 是最大的收穫 很多書裏學不到的 只有在生活中觀察 親身體會 才能領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