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September 28th, 2006

美國人吃飯簡單? 無趣? Boring American meals?

回想從小到大在家裡吃飯時 一餐飯總是有魚 有湯 有青菜 有肉 每道菜裏又會有至少兩種東西 例如肉絲炒木耳 炒菜當然不會只有菜色 還會有佐料 例如蔥薑蒜 等等 所以 其實一餐飯吃下了好多種不同的東西 每當有客人來 當然就要多幾道菜 所以能夠煮菜請一大桌的人 對我來說可不簡單

但是到了美國後 發現這裏的習慣真是不一樣 一餐飯裡就幾樣東西 例如 若是吃牛排 就是配洋芋 青菜就是生菜莎拉 去餐廳若是點雞 主餐就是一塊雞肉 常常被邀請去人家家吃飯 以為那主人一定忙死了 因為要煮給一堆人吃 結果去了發現 主人可閒的呢 廚房也沒油煙 等開飯時 就把菜從烤箱拿出來 只不過就是一大塊肉 大家切來吃 然後從冰箱拿出生菜莎拉 豐富一點的 就多一樣東西 例如 考洋芋之類的 菜色少 大家還是吃的很高興 這真是重大的發現 因為如果這麼簡單 哈 我也可以開桌請客了常常給人家請也不是辦法 所以我就煮了一大鍋的義大利肉醬 然後下個義大利麵條 去超市買個莎拉 拿莎拉醬拌一拌 再買個法國麵包 就這樣 一堆人來吃得好高興 真是簡單 還有人問我義大利醬怎麼做的 哈哈

不過 請美國人 有個重要的一點 就是一定要有甜點 其他煮的不好沒關係 只要甜點好吃 大家就高興 且因為是最後一道餐點 所以如果好吃 大家意猶未盡 隔了好久都還記得你那個好吃的甜點 不好吃的主菜早就被忘光光了

在美國請客還有個方便的地方 因為他們不用碗 一個人就一個大盤子 然後刀叉 就這樣 上星期去一個老教授家吃飯 一堆人加兩個主人總共十六張嘴 大家吃完後 主人就把十六個大盤子 和一堆的刀叉放入洗碗機 輕輕鬆鬆 就跑出來和大家聊天吃甜點 不像在台灣 難想像十六個人 一堆碗盤 筷子油膩膩的 洗都洗不完

不過 雖然請客簡單 美國菜再怎樣就是沒有台灣菜好吃 若真的要煮台灣菜請人 那我還要看看是請誰 如果是只會吃漢堡 不懂得品嘗精美食物的老美 就免了 省得煮半天 浪費時間 也浪費了我們美味的台灣菜餚

September 26th, 2006

要送小孩到美國唸書嗎 Is education better in the United States?

在台灣總是聽到一堆人想要送小孩來美國唸書 還有人說越小來越好 這樣英文學得好 這樣的判斷 是正確的嗎? 很多人看不到美國基礎教育不足的一面 總是看到那些華裔優秀的人才 似乎以為只要到了美國 小孩就會變成王贛俊或是宗毓華 我在美國混了幾年 加上教書的經驗 讓我對美國的基礎教育多所懷疑

去年我教了一科叫做 [大眾傳播研究方法] 這是唸廣告和公關系學生的必修課 修的都是大四的學生 這些學生馬上就要畢業 投入社會 當我教到基礎的統計時 許多學生連最基本的平均數都不會算 算平均數只需要最基本的加減乘除 我允許學生用計算機 結果發現他們不知道要先乘除 後加減 所以即使用了計算機 還是算錯 我當時已為我在作夢 明明教的是大學四年級生的必修課程 不是小學的數學 為何我還要解釋如何加減乘除 這個驚人的發現 讓我咋舌了好久 你可能以為我教的是什麼不知名的野雞大學的學生 雖然我教的學校不是哈佛 耶魯或是史丹佛 但是這學校是西德州最大最有名的大學 是全德州前三大的公立大學 許多西德州和就近其他州的高中生 是以本校為第一志願 因此雖不是一流大學 也算是二流大學 在怎樣不好的大學 大四的學生也該會加減乘除吧 我回家問邁克 又問了問同事以及我老闆 這些美國人的反應 竟然是我太大驚小怪了 他們說 很正常阿 很多學生在進大學前是不太唸書的 這個說法我聽過 但是沒想到這樣誇張

這兩天我又經驗了一次這樣的驚嚇 這次的驚嚇不亞於前一次 有種心臟病發 久久無法復原的感覺 我這學期教的是電視新聞 其中學習寫新聞稿是課程一個重要的項目 這些學生大都是大三和大四的 本系對想進來的學生有個嚴格的規定 不但大一大二的總平均必須高於某標準 還必須通過一項英文測驗 英文程度夠才能夠主修大眾傳播 想當然爾 我班上的學生英文應該是不錯的 沒想到 我今天給他們考了一個文法小考 因為題目簡單 是美國國中的文法程度 我想給他們機會提高一下成績 增加信心 沒想到 我改完考卷後 幾乎快要停止呼吸 平均成績竟然是50分 更令人訝異的是 考最高分 (73分) 的是班上唯一的一名外國學生 說著一口德國腔的德國女孩 拿著學生簽證來唸書的留學生 我又以為自己在作夢 拿著考題去問邁克 他說 那如果不是國中的程度 最差也應該是高中的程度 我實在無話可說了 我從小在台灣就不是會唸書的小孩 從沒唸過名校 高中大學唸的都是私立學校 但是我回想我和當時的同學們如果來考這份考卷 我想拿個50分不是問題 我們可都是在台灣長大 不會講英文的外國人呢

在美國教書越久 越看到美國基礎教育的問題 問題不小 希望台灣的家長們不要以為美國什麼都好 台灣的教育有其問題所在 但是不見得都不好 基礎教育比高等教育重要許多 錯過好的基礎教育 小孩的發展才真正受到限制 如果有一天我有小孩 若我有選擇 絕對選擇在台灣接受基礎教育

September 13th, 2006

幸福的煩惱 Good trouble?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的院長又打電話來了 這次不是只是問我有沒有興趣申請他們的教職 而是正式邀請我 (和邁克) 到他們學校面試 我連申請函都沒寄 他說 “沒關係 我們認識你 你隨後再補文件就好了” 這個學校我以前面試過 他們內部經過一番爭戰最後把聘書給了別人 院長今天說 他們犯下了重大錯誤 因為那個人資歷沒我好 教沒幾天就跑掉了 所以他們現在要全力挖角 希望我下學年可以過去教

這真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 換工作表示我和邁克又要搬家了 在美國搬家可是勞力又傷財 那個學校名氣大 傳播學院屬一屬二 但是聽說內部有嚴重的鬥爭 問題多多 更麻煩的是 因為去年紐奧良發生嚴重的颶風 (Katrina) 所以那個州很缺錢 房價上漲 寸土寸金 院長在電話中告訴我他可以給的薪水 我聽了真是嚇一跳 那薪水比我現在德州領的年薪足足少了美金七千元 更不用提在德州不用付州的所得稅 生活費又便宜 但是那學校名聲好 這是我這兩年來遇到最困難的抉擇

這件事情 我從暑假想到現在 還是想不出個答案來 讓我繁忙的生活多了一件煩心的事情 不過好朋友告訴我 這是一個幸福的煩惱 因為有很多人擠破頭 都擠不進大學教書 現在有人要來挖角 實在太幸福了 也許吧 告訴自己要往好處想 不過接下來的 12 個小時內 我必須做出決定 明天要給那院長一個答覆呢

September 9th, 2006

當老師好 還是學生好 Better to be a teacher or a student?

有一次和唸國三的外甥林佳叡閒聊 他說當老師比較好 都不用考試 只要出題給別人考就好了 他面臨台灣升學的窄門 加上他父母嚴厲的要求 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不過 開始教書後 我卻是想念極了當學生的日子

當學生時 只要對自己負責 尤其在台灣 什麼其他事都不用管 很多小孩連自己的房間都不用整理 當老師則不然 要對一堆的學生負責 要對系主任負責 對院長負責 甚至校長 學生考完試後 拍拍屁股輕鬆去 老師卻有永遠改不完的作業和考卷 當教授除了教書之外 還要做研究 像我現在這個月就過著像狗一樣的日子 月底要交一篇文章 一本將在大陸出版的教科書 我負責寫一個關於西方政治傳播研究的章節 研究助理幫我從圖書館抱來了一堆書和文章 我每天教完課 改完作業 準備好下一堂的教材後 晚上和週末 就埋在這堆書裡面 拼命寫這個章節 每天都活在月底交不了差的恐懼中 我想這樣的生活 比我當初考聯考 唸博士三年的日子不相上下 若真的要說不相同之處 那就是當老師有薪水領 (即使當學生時代有獎學金拿 但是拿再多也比不上老師的薪水) 不過 現在每天忙到連花錢的時間都沒有 如果能有一天睡到日照三竿再起床 就很偷笑了

當老師真的比較好嗎 如果能選擇 我要一輩子當學生 享受學習的樂趣 能學新東西 不必擔心生活的柴米油鹽 就是一輩子的幸福

September 5th, 2006

學生才是老大 Students are my bosses

上個星期一位台灣來美國唸語言學校的學生 到我們大眾傳播學院裏聽課 聽完幾堂課後 她說 美國的老師不但尊重學生 還很配合學生的要求 沒錯 在美國校園裡 學生才是老大

以前在台灣當學生時 記得老師們總是高高在上 老師說一是一 沒有二話 就連家長到學校見到老師也要禮敬三分 看到我爸爸當大學教授 備受尊敬 所以我從小立志要當教授 哪知道 在美國教書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美國大學的學費高的嚇人 如果沒有獎學金 沒有富有的父母支助 大部分的美國學生都是申請助學貸款 畢業後還沒找到工作就欠了一屁股的債 我一個好朋友 Charles 二十出頭時唸完大學 到了三十好幾了才付完助學貸款 我班上八成以上的學生也都要半工半讀 付不出學費 就得休學個一年先去賺點錢 明年再回來唸 也就因為這樣 加上美國服務觀念重 學生們認為他們付錢的就是老大 老師只不過像個服務業一樣 提供教學服務 客戶(學生)不滿意的話 可以找你老闆告狀去 學校為了爭取學生收學費 也盡力配合這些老大們 所以每學期結束後 會有教學評鑑 學生們一一給每個老師評分 (Teaching Evaluation) 校方也會根據這個分數來決定要不要讓你加薪 要不要續聘 要不要給你終身職位 要不要讓你昇等成為副教授 正教授 等等 所以我們當教授的也都戰戰兢兢 千萬不能得罪學生 不然飯碗不保

這樣的情況有好有壞 聰明理智的學生 了解來唸大學不只為了學位 是要學些東西的 這些學生的評分也就有正面意義 督促老師們認真教學 但是很多學生其實只不過是個頂個大人軀殼的孩子 來唸書是為父母唸 不然就是只想輕輕鬆鬆拿個學位 這些學生的評比一點都不客觀 作業多 考試多的老師 比較嚴的老師 評分就給的低 每天和學生嘻嘻哈哈 作業隨便改 讓大家通通得A的老師 評分就給的高 因為輕鬆好過嘛 這樣的情況 就失去了大學教育的意義 教出來的學生品質也差

學校的主管也很重要 好學校的主管了解這些情況 會對學生的評比加以探討 不會照單全收 這樣老師們才能全力進行真正的教育 差一點的學校 對學生的評比照單全收 老師們只好一味討好學生 哪有什麼教學品質 這些教授也就變成了真正的 “會叫的野獸”

儘管每個大學對學生給老師的評比看法不一 但是一般來說 這些評比都是很受重視的 當美國的教授 和台灣教授截然不同 要是我當初知道這樣的差別 大概現在就不會走這條不歸路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