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本校從別校挖角了一名年長的教授 (在此稱為T教授) T教授德高望重 在政治傳播研究界鼎鼎有名 出版了許多重要的研究報告 能請到他 是本校的榮幸 T教授對我們這些厚生晚輩的提攜也都不遺餘力

T教授的三名子女都大了 有的結了婚 有的唸大學 都離開家了 他和老婆今年暑假從遠在1,500公里的伊利諾州搬來德州 (大約台北和高雄來回跑四趟的距離) 他們夫妻感情好 大家有目共睹 為什麼呢 我們的辦公室就像旅館一樣 一條長長走廊的兩邊 一間一間的 一個人一間 很有隱私權 T教授嗓門大 (可能是教書教習慣了) 他和老婆講電話時 大家都聽得到 他常對老婆說 [好愛好愛你] (love you lots) 當有聚會的邀約時 他會告訴大家 他要先和老婆商量一下 有事情時 他常請教老婆的意見 這種對老婆的尊重 在我美國四年的社交生活中 其實隨處可見 但是對於台灣長大的我 卻是另一種感觸

記得幾年還前在台灣上班時 有位男性朋友跟我說 他女朋友一天到晚要和他見面 要是被同事知道了 豈不丟了男人的臉 另一名朋友也提到 他們辦公室有一個男同事 一天到晚跟女朋友講電話 電話中還要說  [我愛你] 這朋友跟我說 大家都把那位同事當成取笑的對象 當時二十來歲的我 聽了不知如何反應 心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 直到最近 我才理出了一個頭緒

在台灣社會中 男女之間有很明顯的定位 男的被定位為要能夠獨當一面 要有男人的威風 面子是件很重要的衣裳 不能不穿 而女人呢 要有美貌 要懂打扮 在男人面前 要能當小女人 才會有人愛 才嫁得好 在這些定位之下 男人如果太尊重老婆 就被貼上怕老婆的標籤 若和女朋友天天見面 就變成很粘 失去了男人的面子

但是在美國 情侶或夫妻間的定位似乎和男女沒有很大的關聯 兩人之間要如何定位 是他們自己的私事 和旁人無關 T教授有次跟我說 他老婆是他最知心的朋友 他對她相當愛慕與尊重 我想這是為什麼他可以大方的在大眾前表達自己對老婆的感受 這種成熟的兩性關係 理性的態度 贏得的是大家對他的敬重 我想如果他到台灣來 可能會被那些男性朋友們當成大笑柄

我有些美國的女性朋友 都是上班族 有自己的事業 有趣的是 他們的老公都在家帶小孩 夫妻感情和睦 朋友們都很高興老公能照顧家庭 不然家裏沒人照料很麻煩 這些老公們也都認為身負重任 要帶小孩 還要作為老婆的後盾 有的還說 等小孩大了 老婆工作穩定了 要回歸社會 這些夫妻之間 他們有自己的定位 什麼樣的定位方式對家庭好 對兩人好 就是最好的定位 和別人怎麼想沒有關係 但是我想 要是這些男人在台灣的話 可能不是被社會或朋友取笑唾棄 就是失去自信心 染上憂鬱症 老婆們也不用渴望什麼後盾小孩的童年也成了犧牲品 全家人都不快樂

我想一個正常的社會 快樂的兩性關係 兩人都必須受到同樣程度的尊重 每個家庭或每對情侶 應有權利自己定位 最近常常讀到台灣人憂鬱症和自殺比例年年升高的文章 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但是我想如果每對夫妻 (甚至每個個體) 的定位都在傳統的 男女框架之下 不快樂的人會愈來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