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November 30th, 2006

教授過勞死 Die from prolonged overwork

自從開始教書後 有人問我日子過得如何 我的回答總是 “忙死了” 不少人的反應是 “你不是當教授嗎 怎會這麼忙” 我總是苦笑一翻 因為大部分人都以為當教授很閒 也許過幾年後我可以有機會當很閒的教授 也許可以找個小學校教 看看會不會閒一點 不過 以目前走的路來看 是閒不了的 不是其中人 是體驗不到箇中滋味的

日前中國時報有一篇報導論述教授過勞死 因為台灣有教授陸續過世 其中不乏過勞死的狀況 因此台大推出以公假讓全校教職員免費參加運動課程 很多人不了解 就是教書嘛 怎會這麼累 其實以我的學校來說 教書應該只佔工作的40% 研究佔 40% 其他 20%要做服務的工作 (service) 在美國 一般教授都是屬於所謂的終身職軌道 (tenure track) 什麼叫終身職軌道呢 也就是具有升等資格的職位 剛拿到博士的人 一開始都叫做助理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s) 六年之後接受評鑑 學校會評鑑你在這六年內教學和研究方面的成果 就像定生死一樣 如果評鑑過了 就升為副教授 (Associate Professors) 不但薪水提高 也擁有所謂的終身職 可以一直做到退休 一輩子的工作保障 但要是評鑑不過 別說升職 就連工作都沒了 乖乖摸著鼻子回家吃老本 這一個關卡是所有助理教授最擔心也是最困難的 過了可是海闊天空 全家大小都高興 要是不過 就想辦法找其他學校教 不過 這個圈圈大家都是內行人 通常人家知道你評鑑沒過 別人也不會要你的 除非你是從大學校降級到小學校 也許有人會用你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教授的人壓力很大 不像一般老師的工作 只要把書教好就好 教授光是發表論文就可以殺死好多細胞 有的人寫了很多研究報告 偏偏就是發表不了 要是發表不了研究報告 就沒得混了 除了教學和研究之外 還有一種義務叫做服務 也就是要幫忙一些相關的工作 例如 我這學期就擔任碩士班學生資格考的委員 要出題目還要改考券 例如 我也擔任台灣同學會的指導老師 又例如 我擔任招收新教授委員會的委員 要幫忙面試等等 這些服務的工作是沒錢拿的 常常光是開會就佔很多時間 但是這些都在評鑑範圍之內 這三種工作內容 (教學 研究 服務) 加起來 常常讓人忙到連吃飯睡覺都沒時間 所以為了保有一份工作 要努力通過評鑑 有人會過勞死 就不足為奇了

面對這種壓力 大家的惡夢就是過不了評鑑 我常常也想乾脆辭職 當家庭主婦就好了 何必這麼辛苦 不過 為了一份榮譽感 還是努力吧 到時如果過不了 就表示老天要我當家庭主婦 每天睡到太陽照屁股 享受人生啦 

November 26th, 2006

一片紅 Red Raiders

Red Raiders

我們現在住的城市叫做樂波市 (Lubbock) 是西德州最大的城市 我們學校叫德州理工大學 (Texas Tech University) 是西德州最大的學校 在德州什麼都大 本校佔地面積是全美國大專學院第二大的學校 (第一大是空軍學校 本校還很不服氣 因為空軍學校光是飛機跑道就佔了一大半) 本市每年總有好幾天全市都是一片紅 每個人都穿紅色的衣服 紅色的旗子到處飛揚 有的人臉上還塗得紅紅的 就連校園內的雕像也被包成紅色的

這一片紅的景象 可不是在倒扁喔

在美國社交生活中 運動可是一件重要大事 尤其在大學城裏 大家開口閉口談的絕對離不開運動 即使對球賽沒興趣的人 也要注意一下相關的重大運動新聞 才有常識 否則就好像住在台灣 不知什麼是泛藍泛綠一樣的無知了 除了職業運動之外 大學的球隊和比賽可不能被忽視 很多美國人只看大學球賽 不看職業運動的 (不像在台灣 大學校季的比賽撐不上新聞 除了學生之外 沒人在意) 邁克說因為美國大學的球賽較真實 沒有作秀的成分 也比較沒有簽賭的後遺症 這些學生球員明星可不像台灣大學的體育系學生默默無名 儘管成績再好 也可能被標上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記號 美國大學的球員 都是在全國高中生佼佼者中 精挑萬選出來的 大都拿著全額蔣學金入學 這些學生可是所謂的名人 不但球賽有全國電視轉播 球員也是大家討論的對象 他們的名子出現在報紙上是家常便飯 這些球員也是將來職業運動明星的候選人 球隊的教練也都成為當地名人 大家尊敬三分 所有大學運動中 最受到重視的就屬美式足球 (Football) 第二則是籃球 每個學校都有自己的專長 例如我以前唸的北卡大學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是有名的籃球傳統學校 麥克喬丹 (Michael Jordan) 就是本校畢業的球員 我現在任教的德州理工大學 則是以美式足球媲美 每個學校都有自己的吉祥物 (Mascot) 和代表顏色 我們學校是以紅色為主 所以每到球賽當天 整著城鎮都是紅色的 這就是為何一片紅的原因了

每到比賽 可是全鎮發狂 大事一樁 大學的美式足球賽通常都是在星期六 如果遇到主客場 (Home Game) 我們這些居民就要注意了 星期五一整天 所以的店家都生意興隆 連剪的頭髮都要好幾天前預約 因為很多人 (尤其是年輕的女學生) 為了球賽這一天精心打扮 要穿的紅衣服也要先挑出來 如果過季了 可能要去買新的 如果球賽是晚上七點開始 所有的派對則在下午一兩點就開始了 很多人一家到小到球場邊外烤肉作樂直到球賽開始 全鎮交通也開始不順暢 好像所有的人都跑出來了一樣 聰明的人絕對避免在球賽開始前到球場附近 可能會卡在塞車陣中出不來 等球賽開始後 路上就靜悄悄了 因為所有的人不是在球場內 就是在家或在酒吧裏看球賽 隔天的報紙和電視也出現球賽的評論 上班上學的人 討論的話題當然是那場球賽 如果贏了 當然不是臭屁一翻 就是趁機把對手取笑個幾天 如果輸了 不外乎就是抱怨裁判不公 對手作弊等等 然後信誓旦旦的搥胸 說下一場絕對會贏回來

就是這種美國次文化的主流 我們這個樂波市 每年有好幾天 總是一片紅 如果你到美國其他城鎮 注意一下 可能是一片藍 一片黃 一片橘 一片黑…

November 18th, 2006

結婚照片 Wedding Photos

這一兩年來開始教書後 總是在和時間賽跑 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事情 每做完一件事 記事本中的項目就劃掉一項 但是在劃掉的同時 常常又多出好幾項要做的事 所以永遠都在賽跑 也永遠都跑在時間的後面 拼命的追趕 很像夸父追日 怎樣追都追不到 也就這樣 六月結的婚到現在 照片都還沒整理出來 從上個星期開始 終於可以把其他事情先拋在一邊 開始趕工整理照片 有很多親朋友好都在要照片 今天終於大公告成 不過影片的部分還沒弄好 (有婚禮當天播的紀錄片以及婚禮本身的影片) 就請大家耐心些吧 因為我又要繼續夸父追日了 等追到了 再告訴大家

照片在這個網站裏 請指教

November 11th, 2006

萬聖節 Halloween 2006

Halloween    Halloween 2006
十多天前 也就是我去印第安那大學面試的前一個晚上 (October 31) 剛好是萬聖節 多年前在唸碩士時 曾和朋友們在萬聖節晚上化妝假扮各種角色 去參加派對 也到街上去湊熱鬧 在威斯康辛州的大學城裏 道路被封起來 只有行人可以進出 所以整條街都變成萬聖節派對 學生們瘋狂的狂歡 光是看各式各樣的裝扮 就讓人眼花撩亂

年紀漸漸大了 這種興致也低了 不過角色轉換 從去年開始 因為搬到德州 也就不再像學生時代一樣住公寓了 和邁克住在獨棟的房子 所以我的角色就變成了一般的成年人 在家裏等街仿的小孩來要糖果 (Treat or Trick)

為了這一晚 我和邁克到店裡去買回一包一包的糖果 回家後把各種糖果混合放在一個大容器裏 吃過晚飯後 就開始陸續有人來敲門了 有時一個小孩 有時好幾個一起來 有的是鄰居的小孩 有的是不認識的 大部分都有父母帶著 但是父母都站在路邊或是我家前院觀望 讓小孩自己來敲門 因為怕治安不好 家長都要看著 邁克和我的同事們都說 現在的萬聖節很沒意思 他們小時候 沒有治安的顧慮 兄弟姊妹們 或是和鄰居的小孩 大家化妝打扮後 就開始挨家挨戶要糖果 沒有大人干預 純屬小孩節目 有趣多了 邁克說 他以前住在舊金山時 常常看到低收入戶的家長們帶著的小朋友 到高級住宅區要糖果 因為有錢人家買的糖果也比較高檔 對那些小孩來說 可是一年一度的糖果饗宴呢

美國的萬聖節還有一個特殊的情況 因為小孩們都在這一天晚上同時出籠 成為戀童性變態罪犯 (Sex Offenders or Predators) 的最佳機會 因此政府官方也在這方面訂出規則 例如我們這個城 (Lubbock, Texas) 就規定所有登記在案的性變態罪犯當晚必須在六點以前回到家裏 直到隔天早上都不能出門 在這期間家裏不能開燈 (尤其是前院和門前走道的燈) 門窗緊閉 所有窗簾必須拉起來 有人敲門也不能應 警察局會派人至少每一小時到這些人的家裏查訪一次 所以家長和小孩也被告知 遇到沒開燈的住戶 就不要去要糖了

小孩除了挨家挨戶要糖外 如果怕天氣冷 可以到購物中心 因為許多購物中心都有萬聖節活動 店員也都化妝打扮 但是有的州規定 大人們的裝扮不能把臉遮住 必須露出自己的臉 這樣那些性變態罪犯才無法假借裝扮接近小孩

這些種種規定讓家長放心些 但是也遭來批評 有人說這些規定抹殺了許多萬聖節的樂趣 例如 要露出臉就不能戴面具 但是面具卻是萬聖節裝扮重要的一圜 當然囉 樂趣雖重要 怎樣也比不上小孩的安全重要 現代人的生活已經無法回到五六零年代 家家戶戶敞開大門睡覺的日子了

November 6th, 2006

壓力達到最高點 Extremely Stressed

Stress

兩個多星期沒有寫了 不只是因為忙 還有一種邪惡的東西 叫做壓力

這是我第二年教書 美國學生不好搞 除了教課的壓力 還要處理學生各種狀況 扣除教書的壓力 還有做研究的壓力 從開學以來 有許多的期限 (Deadline) 九月底交出一本教課書的某個章節 十月初要交一篇申請研究經費的提案 十月中要完成一篇和以前學校一個教授合作的研究報告 十一月初要寫完一篇和本校另兩位教授合作的研究 十二月中要完成一個計畫中的民意調查 每天面對一堆難搞的學生 加上這些期限 還有系上有的沒的會議 常常連吃飯都沒時間 睡覺更不用說了 睡眠債欠了一堆 可能要睡個十年才還得完

本以為這學期還是可以維持寫寫部落格 抒發一下 結果上星期一件事情 就像最後一根稻草 壓力大到無法提筆寫和教書研究無關的東西 連睡眠中都在想和研究有關的事情

三個星期前印第安那大學來通知 要我去面試 在美國學術界 面試可是大事一件 因為要做飛機來回 待個兩三天 從早面試到晚 事前的準備工作可多了 要做研究報告 要試教 要熟悉那二十多名教授的研究範圍 面試過程加起來超過二十小時 在準備的過程中 常常吃飯都食不知味

幸好我已經夠瘦了 沒有再瘦的空間 要不然我可能連骨頭都要瘦光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