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January 24th, 2007

婆家的義務 The task requested by the in-laws

                                 

上星期六是邁可的生日 一個星期前他小妹妹就打電話來說 邁可要滿四十歲了 依照他們家的傳統 兄弟姊妹們要買禮物給他 要我想想他會喜歡什麼 第一 我怎從來沒聽過這個傳統 邁可有六個兄弟姊妹 認識到他現在四年多 怎沒聽過這個傳統 第二 看來這是我結婚後第一個由婆家交代下來的任務 我想說 動動腦想一下他喜歡什麼也沒什麼困難的 我想了兩樣東西邁可會想要的 一個是起司蛋糕 (Cheese Cake) 另一個是襯衫 (他自從開始教課以來 常抱怨襯衫不夠穿)

                   

決定好這兩樣後 我很快地回電話給那妹妹 我還自認為很好心的說 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儘管告訴我 (我想她住達拉斯 離我家要五個小時的車程 要送禮物一定是用寄的 也許我可以幫忙) 沒想到 她很有耐心得花了一翻唇舌跟我解釋這個傳統 原來 這是個新的不成文規定 每當家裏有人生日的歲數是5或是0結尾的 所有兄弟姊妹就會湊錢給壽星買禮物 但是他們七個兄弟姊妹分散美國各地 (芝加哥 鳳凰城 達拉斯 麥迪遜 樂波市) 要奏在一起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就要找壽星身邊的人幫忙了 以邁可的狀況來說 我這個新加入的成員當然跑不掉

結果他們兄弟姊妹總夠湊了美金150 把支票寄來給我 接下來就是我的重頭戲了 不旦要去把東西買齊 如何過生日也是很重要的 到時可是要跟他們家人回報的 美國人最典型的慶生就是 surprise 所以我只好偷偷溜出去買禮物 好像做賊一樣 偏偏天公不配合 硬是在星期四晚上就開始下雪 隔天學校也放假 政府叫人最好從星期五開始都不要出門 我只好在星期四一上完課 就假藉看牙醫的名義 先衝去mall 挑了三件襯衫 還走了兩家百貨公司才買到合適的 然後再開車到城裏的另一頭 去買他妹妹建議的方便晚餐六餐 (店裡組合好的晚餐 只要放到烤箱拷 晚餐就豐富上桌了) 再殺到邁可喜歡的一家糕餅店買 Cheese Cake 本來還很慶幸一切都算順利 沒想到那家糕餅店什麼都做 就是不做 Cheese Cake 但是快要下雪了 邁可又打來關心我人在哪裡 只好倉卒買了一個巧克力蛋糕 想說充個數就好 趕快回家 回到家後 又要偷偷摸摸的把東西從車上拿進家裏藏好 當晚趕緊寫個mail 向他妹妹回報 也解釋了一下沒有買到Cheese Cake 沒想到 那妹妹真是要求完美 她去向人打聽了一下 來告訴我說本地有兩家店有賣Cheese Cake 要我再去找找 天阿 這時候大家都開始到超市買存糧好度過暴風雪的日子 我竟然還要去找一個會讓人胖死的起司蛋糕 再說 我也沒機會偷溜出去不讓邁可知道 只好作罷 心想 總不會這樣 就被他家的人趕出門吧

暴風雪的第一天 我們在家平靜度過 第二天就是生日了 我打算晚餐時熱好方便晚餐 再放上巧克力蛋糕和蠟燭 並把所有襯衫包裝好 家裏燈關掉 再讓他到餐桌上 這樣有個surprise 沒想到 這麼簡單的任務卻一直出差錯 他家的人在白天時一個個打電話來祝他生日快樂 我想他們應該不會白目到把禮物的計畫都說出來讓我破功吧 兄弟姊妹們果然都很上道 一付沒事的樣子 沒想到他媽媽一打來 就問他說 他們大夥給了你什麼禮物阿?” 邁克回說 他們有寄卡片來 他媽媽竟還不死心 就這樣嗎? 只有卡片嗎? 他們可是湊了一些錢 要你老婆代買禮物的呢!” 天阿 我精心策劃的驚喜就這樣被這個白目婆婆糟蹋了 邁可馬上來問說 有這回事嗎 為了讓計畫繼續進行 我只好做出了我最不願意的事情 就是說謊 我冷冷地說 他們有寄錢來 但是外面下雪 我沒空出去買 等天氣好再帶他一起去買 可能我裝得太真了 他也相信了 心想計畫可以繼續進行了 沒想到當我把方便晚餐拿出來 準備放進烤箱時 才發現那冷凍的餐必須在24小時前退冰 這回變成我是大白目了 只好又拿回去冷凍庫放 捲起袖子洗手做羹湯 吃完飯後 正偷偷的把巧克力蛋糕和禮物拿出來時 一個朋友打電話來 她和她男朋友很好心的出去尋找 Cheese Cake 還買了些邁可喜歡的啤酒和香檳 打算來個給他過個不一樣的生日 我趕緊把禮物收起來蛋糕拿回冰箱藏 若無其事的坐在客廳陪他看電視 邁可還以為我給他的生日禮物就是一頓親手做的晚餐 謝了又謝 我也祝他生日快樂 過了兩個小時 正當邁可以為一天就這樣過了 那兩個朋友頓時出現在門口 手中大包小包的高喊生日快樂 把邁可嚇了一跳 然後那男的纏著邁可聊天 我和那女的趕緊把蛋糕蠟燭放好 禮物擺好 燈都關掉後 才讓邁可到餐桌來 他又嚇了一跳 吹襲蠟燭 開始打開一包包的禮物 發現全部都是襯衫 加上六個豐富晚餐的禮券 他第一句話是 我被你騙了這過程我都照相存證 這樣好證明給那些出錢的兄弟姊妹們 我可沒有污錢 還策劃了他們最喜歡的 surprise

常聽到很多人結婚後 有各種來自婆家的要求 沒想到我的第一個作業 不是洗碗 不是煮飯 不是照顧老人家 不是生小孩 竟然是安排慶生 還好有朋友幫忙 才能在暴風雨中找到起司蛋糕

January 22nd, 2007

心的家 Home for the heart

娃娃羅大佑愛人同志趙傳李宗盛周華健

不管你長大後搬了多少次家 住了多少不同的地區 去了多少個國家 從童年到青少年那段時光 在往後的人生成為一個大大的烙印 想忘都忘不掉 也許你不會時常想起它 但是當你離開了那個曾經伴你長大的環境 你會發現 年少時光的種種不知不覺早就在你心中的一個角落生根發芽 也許那個根已經和現代種種格格不入 長出來的芽卻像吸鐵一樣 時常把你吸回那個年代的種種

從高中到大學 很多同學都沉迷於當年的流行音樂 (不管是本土音樂還是西洋音樂) 每當有演唱會 很多同學是不會錯過大好機會 不旦親眼目睹歌星 還可享受現場音樂的氣氛 不過我從來不是什麼歌迷 只是耳濡目染 也都知道些歌曲和歌手 大學時也常和同學哼哼唱唱的 但是從來沒有到會掏出荷包買專輯的地步

沒想到 這幾次回台灣 卻發現電視上和廣播裏的流行歌曲 我都不知道了 不但不認得 也不覺得有哪裡好聽 不小心聽到我高中大學那年代的歌曲 竟然開始回味起來了 想到以前每當電視播流行歌曲 爸爸就開始說那些歌像念經 有什麼好聽 我卻笑他那年代的人聽的鄧麗君等等 像在唱高調一樣有夠老氣 呵呵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我現在也變成老人了

嘆氣歸嘆氣 我忍不住在上飛機前到店裡買了一些我們當年的歌曲 李宗盛 羅大佑 周華健 趙傳 娃娃 潘越雲 陳昇等等 就連小虎隊 (他們小我一歲 以前在輔大還常常遇到霹靂虎) 當年很不削的 現在卻都覺得熟悉得不得了 如果你是五年級後段班和六年級前段班的 應該知道這些人 聽他們的歌好像回到家裏那般舒服 我的CD 每天放了又放 邁可說那些旋律怎這麼老套 好像一百年前的流行歌曲 我解釋給他聽 告訴他那是我年輕時代的回憶 很多歌詞都描述了我們當年的心境 不過 再怎麼解釋他也不能體會我的感受 像對牛彈琴

不管你有多少人生經歷 心理那一塊年輕時期種下的根 在你越是跋涉千山萬水 功成名就 看越多新奇事物 那根就越長越深 越需要用你的回憶去灌溉 在灌溉的同時 你那漂泊多年的心也回到家了


January 19th, 2007

美國人的禮物文化 American Gifting

Wedding Gifts

來美國之後 發現禮物這東西在家庭和社交活動裡是很重要的一環 從耶誕禮物到生日禮物 有人結婚 生小孩 甚至搬家 等等

雖然聽起來簡單 買個禮物送人有什麼難的 對我來說 卻偏偏就很難 首先 要買什麼禮物就是一個麻煩的決定 要知道那個人喜歡什麼 不喜歡什麼 不能亂送 第二 要如何送 美國人喜歡 surprise 還要想個方法給那個人驚喜 要有創意 如果這些做到了 最後一個算簡單了 就是包裝 這包裝可是很重要的 送禮沒有包裝是沒有禮貌的 以前一個美國同學告訴我 包裝有時比裡面的內容還重要 我勒

一個美國同班同學S當時生活很窮苦 一邊唸書還要擔心付不出水電費 他先生也去店裡上班 支持老婆唸完學位 平時雖然節儉 但是每年一到耶誕節 這對夫婦可是大方極了 不但要花機票錢回家過耶誕節 還要花上上千元的美金為家人買禮物 有一年剛好下大雪 他們住的休旅車 沒水沒電 (對 他們為了省錢是住在車上的) 就在我家住了好幾天 那幾天他們夫妻倆買了好多禮物 一個一個包裝 所有禮物把我家的客廳擠得水洩不通 超級壯觀的 很多禮物很大件 他們無法帶上飛機 所以又必須花錢寄 S告訴我 這是他們家的傳統 一定要為每個人準備禮物 且禮物要送得對 不能閉著眼睛隨便挑 除了她自己家外 她先生的家可是個大家庭 除了父母 還有很多兄弟姊妹 兄弟姊妹又有很多小孩 每個小孩不只有一樣禮物 還有兩三樣 難怪我家客廳滿滿都是禮物

我美國的爸媽也是一樣 幸好他們家庭簡單 就是夫妻倆和一堆貓 他們每年都會準備禮物給我和邁可 他們夫妻倆也是給對方一堆禮物 每年兩個人都要別出心裁 想出對方會喜歡又需要的東西 到後來 我發現他們都送些自己也需要的東西 甚至是家用品 我勒 原來禮物是這樣送的阿 例如 有一年 那爸爸送媽媽一台洗衣機 因為家裡舊的洗衣機壞了 不是本來就該買的家用品 竟然就拿來當禮物送 還有一年 家裏的DVD壞了 結果那媽媽就買了一台新的 說是禮物送給那爸爸 可是本來就要買的阿 且也不是只有爸爸一人看 那媽媽看的片子才多呢 他們家的禮物文化可是到了極端 不但夫妻互相送 就連貓也參一角 例如耶誕樹下 會有一包包的禮物 上面收件人寫的是媽媽 但是送件人卻是貓 總共五隻貓 每一隻都有一份禮物給媽媽或是爸爸 哈 邁可說他們家的貓真是厲害 還會自己出門去買禮物給主人

不旦送禮要有技巧 收禮也是有規矩的 在台灣 不能在別人面前就把禮物打開來看 很不禮貌 就像人家給紅包 不能馬上翻出來數數有幾張鈔票 要等客人走後 再仔細瞧瞧是什麼禮物 但是在美國 不旦要在送禮人的面前打開禮物 還要一付很驚喜很高興的樣子 (儘管不喜灣也要裝裝樣子) 然後呢 最後一道手續 就是給那個送禮的人一個擁抱 嘴巴裏謝謝要說上好幾回 這樣才算是有禮貌的收禮人 (這情節在美國電影裡常看到)

我看還是我們台灣人的習俗簡單些 把錢放進紅包袋 什麼都解決了 送的人容易些 拿的人也高興 畢竟 有誰不喜歡拿現金的呢

January 11th, 2007

一塊肉 Pot Roast

美國有一道菜 叫做 Pot Roast 去餐廳吃時覺得很好吃 很多人家裡也會做這道菜 我和邁可都是煮飯白痴 不過 為了口福和健康 還是會偶爾買菜來煮 前幾天我們心血來潮 在超市選了一塊上等牛肉 適合作這道菜的 看了食譜後 還買了需要的材料 本來以為可以享受一頓居家晚餐 沒想到肉沒煮成 還被丟進了垃圾桶

星期一買的肉 星期二去學校開會忙了一天 邁可因為開始教課 一人兼兩份工作 連進廚房倒杯水的時間都沒有 星期三開學 我早上上課 下午準備第二天的課 邁可早上上班 下午上課 等我們肚子都餓了 已經晚上六點多了 即是用最快的方法煮那塊肉 也要在烤箱裏拷個兩小時 還不包括準備佐料的時間 兩個人只好出去吃飯了

我們想說星期四可以好好來煮菜了 可是我早上上課 中午煮了麵吃 下午又忙了起來 邁可更不用說 一整天都在忙 等我們忙完 已經七點了 最後只好去吃漢堡果腹 那塊肉還是原封不動的躺在冰箱裏 不同的是 肉質已經變色 壞掉了 不能吃了 真是浪費 雷公阿 千萬不要打在我們身上 真的不是故意要浪費食物的

自從搬來德州後 吃飯真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本來上的學期已經和一個廚師講好 一個星期要來我家煮個幾頓飯 沒想到他被一個高檔的餐廳挖角 搬到另一個城市去了 唉 曾幾何時 要吃個健康又好吃的飯 這麼不容易阿 我看我還是不要工作了 來當個煮飯婆好了

January 9th, 2007

服裝 Clothing

Shirt and Jeans            Jeans            Shirt

跑了幾年的新聞 決定不跑的原因有很多 但是有一個說來可笑的理由 就是我不想每天穿得正正式式 臉上塗一堆化學藥品 然後每吃完東西就把口紅往嘴上擦 當別人拼命想要把假排在週末時 我還滿喜歡週末上班 不是因為週末新聞可以輕鬆跑 而是週末可以穿得隨性一點

越舒服的服裝 我就越喜歡 最喜歡穿牛仔褲和 t-shirt 不旦舒服又自在 也覺得表現出真正的我 以前每天都穿這樣 爸爸常說 為什麼一個女孩人家穿得這樣拉榻? 別人喜歡名牌 我也沒興趣 多一個有名的標誌掛在胸前 並不會讓我感覺好一些 到美國唸博士時 真是快樂極了 愛穿怎樣就穿怎樣 和朋友出去也不用擔心自己穿的不夠流行 那三年 是完全的自我 什麼叫 Be Yourself 就是這樣

現在開始教書了 在課堂上當然要穿得正式些 但是卻不需要花枝招展 也不需趕流行 而且每星期在課堂上的時間也只有六個小時 去年所有的課都集中在星期二和四 所以一個星期只有兩天需要穿正式 平時就是休閒服裝 現在星期一到四都有課 但是都是在早上 所以中午一上完課 我就回家換回我的休閒服 (家就在學校旁邊 方便得很) 下午到晚上都很舒適 對我來說 穿著休閒服裝工作才有效率 不管是改作業 做研究 寫報告 都不會是太苦的差事了

學校內的其他教授看來也是差不多 有的人一下穿得正式 一下休閒 一看就知道那天有沒有課要上 像今天 我一走近辦公室 G同事馬上說 要上課啦 她一身休閒得告訴我 她要明天才有課 所以今天輕鬆下 話才講完 一名有在教課的博士生 K走來 一身正式服裝 我們一口同聲說 今天有課阿 K苦笑了一下 看來 不是只有我 原來大家都差不多 不過 也許是不同國家情況不同 也許不同行業的關係 不知怎的 每次一回台灣 壓力就來了 無論上不上班 大家都穿得好漂亮 不管是花枝招展還是專業服裝 可都是有流行感的 讓我這個一身牛仔褲 t-shirt 打扮的女人 無地自容

說到這裡 大家應該不難想像 我這輩子最難過的裝扮 就是新娘了 臉上的妝厚得像牛皮 身上的禮服 (或白紗)讓你行動不自如 幸好 人不用每天結婚 否則 我下輩子還是不當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