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March 20th, 2007

真的老了 Getting old

With Alice Tennis

(感謝攝影家山先生提供照片 By KT Shiue )

這幾年來時常聽到朋友抱怨 越來越老了 三十多歲好像該是開始感嘆歲月不饒人的年紀 自從開始教書以後 也真的覺得體力不如從前 熬個夜就累得半死 但是心理總是不願承認自己老 但是前幾天學校放春假 受不住大學同學葛拉蕾的誘惑 決定一個人開車到達拉斯去找她玩 一趟五個小時 來回共十個小時 這都還好 慘得是 當我們高興的衝到網球場 想要和大學時一樣 爽爽快快打場球 沒想到這場球就像最後一根稻草 讓我徹底承認自己老了 實在無法接受 真是沮喪

想當年大學時 每天背著球袋上學去 從早打到晚 課可以不用上 圖書館從來不去 球卻不能不打 有人說我是網球系的 一打好幾場 從來不用休息 也不知什麼叫累 還常南徵北討 曾到嘉義中正大學打大專盃 也常到東吳大學進行友誼賽 沒想到這次和葛拉蕾與她老公 (山先生) 一場還沒開始打 才剛熱好身 我已經開始累了 一場球打下來 我已經氣喘如牛 隔天還全身痠痛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像八十歲的老太太

除了體力外 另一個令人悲哀的是球技 別說球技大不如前 根本是沒球技可言 真是不好意思說自己以前是校隊的 在研究所還拿過冠軍 真是心虛 現在想把球往左邊打 球卻飛去右邊 想說只要把球打過網就好 別說出界了 球還硬生生的飛出場外 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人家葛拉蕾以前大學拼命唸書 現在當醫生 球當年打得不怎樣 現在卻可是厲害得很 我和她兩人打山先生一人 要不是靠她 我們還真是會掛蛋呢

有人問我 在德州打不打球 我和邁可雖然都盡量找機會打 但是這個西德州接近沙漠 風大 沙塵暴是很稀鬆平常的事 所以風一大 就無法打球 加上我們都實在太忙了 常常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怎有空打球呢

老了 很不甘心體力沒了 球技也不見了 我想要樂觀 雖然已經35歲了 要想說還好只有35 不是45 等過幾個月搬好家後 要好好找個球場 恢復體力和球技

從小運動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還曾經立志要當運動員 現在一定要好好再把這位好朋友找回來 免得將來後悔至極

March 12th, 2007

邁可上賊船當教授 Michael enticed to be adjunct professor

      Teaching again        Michael teaching

自從我開始教書後 就開始怨嘆走了一條不歸路 沒想有人還想不開 自願跳井 邁可這個學期開始兼一堂課 教起他人生第一門課 也讓他嚐嚐當教受的苦頭

在美國的同事和朋友的聚會中 大家都會帶著家人或是男女朋友參加 所以邁可也就和我的同事熟識 我們院長很喜歡邁可的工作經驗 由於在美國教書 (傳播這一行) 和台灣不一樣的是 除了要有學位外 還要有豐富的工作經驗 有的人拿了名校的博士 卻沒有工作經驗 還是不行的 邁可年紀不小了 當然有豐富的工作經驗囉 由於邁可的工作屬於新潮流 學界很少有人有這種經驗 所以院長邀請他來兼一堂課 教的內容是網路媒體 邁可馬上去跟他老闆報告 必經他是領人薪水 且是利用平常上班時間兼差 當然必須要有公司許可 沒想到他老闆 不但一口答應 還非常支持 那老闆說 教學相長 教人也可以學到東西 況且不少IBM的人也在大學兼課 支持學術界並做社區服務 就這樣 邁可懷著興奮的心情開始教書了

結果學期第一個星期 邁可才知道自己上了賊船 他本來以為一星期教個兩個小時 應該還好 但是他沒想到準備工作可不是幾分鐘就可以打發的呢 由於他教的科目很新 美國沒有幾個大學有人可以開這樣的課 所以很多教材都要自己花時間尋找和設計 除了教材外 還有課堂管理 這些大學生 說是成年人 心態卻還像小孩 沒真正出社會的人總是像長不大的小孩 所以有些美國學生總是出奇奇怪怪的招數 沒經驗的人可是駕馭不來的呢 這時候我只好當起他的助教 給他意見 幫忙處理一些學生問題 更麻煩的是 這只是兼差 他本來的工作還是要做 所以常常半夜不睡覺 忙著準備第二天的會議 一堆考卷和作業堆積如山改不完 當然 倒楣的又是我 我只好改完我學生的作業 又開始改他班上的作業 下個星期 他要去加州出差開會 我則要去當他的代課老師

我們已經協議好了 這學期教完後 他就先暫時不教 畢竟原來的工作還是要顧 不然 他蠟燭兩頭燒就算了 還把我拖下水 不過 有了這個大學兼課的經驗 可為他的事業打開一扇窗 如果那天被裁員了 還有學術這條路當後盾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