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May 30th, 2007

搬家 Moving

truck_outside.jpg

 truck_inside.jpg boxes.jpg

在美國跨州搬家 實在很累 我和邁可在兩年內就搬兩次家 第一次從東岸搬到南邊 這一次要從南邊搬到北邊 上一次因為學校搬家經費給得少 為了省錢 我們自己打包 邁可東西多 簡直包到兩眼發昏 雙腳發抖 這次學乖了 要讓搬家公司包 (幸好這次學校給的搬家經費也多) 讓搬家公司包的好處是 要是東西沒包好 摔壞了 他們可是要賠的呢

以前以為搬東西 只需要蠻力就好 其實不然 那些搬家公司的人也不都不是什麼大塊頭 經過觀察 我發現他們是有方法的 如何使力不會讓自己受傷 再配合專業的工具 其實任何人都可以學會的 連小塊頭的一位弟弟 都能搬得動冰箱呢

搬家公司派了三個人來 花了兩天時間打包 到了搬的那一天 他們把卡車開來裝貨 那卡車之大 我在台灣從來沒看過 我像個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 人家忙著搬東西 我忙著照相 卡車裡裡外外我都拍了下來 裡面還有木製地板 這樣才不會損壞家具 看起來比我家地板還高級阿

到了新家卸貨後 我才發現我不是唯一的劉姥姥 對面住著一戶歐洲來的鄰居 (先生是英國人 太太是法國人) 那個先生拿著相機對著卡車 左拍拍 右拍拍 我們還以為卡車司機不知闖了什麼禍 讓人家照相存證 趕緊和司機關切一下 原來那個歐洲人和我一樣 沒見過大卡車 想要拍照留戀 也給小孩看看 我突然發現自己在美國住久了 (其實也沒有很久 今年第七年) 不知不覺養出這種防人的負面心態 人家照相 就以為是要上法庭相告用的證據 真是的

這次搬家 更體驗到各種行業的專業 也看到自己心態和觀念的轉變

May 29th, 2007

離職的藝術 The art of leaving

journalism-faculty.jpg women_lunch_update.jpg

新聞系送別餐                                             傳播學院女教授聚餐

hudson.jpg cake.jpg

傳播學院送別雞尾酒會                             惜別蛋糕

 

                  thethree.jpg 好友聚會

 

離職有很多種離法 我一個朋友Y離開某任教學校 弄得校方很不高興 認為被Y耍著玩 要離開時 大家雖然在辦公室遇到時 還是會微笑打招呼 但是只有嘴巴上有禮貌 心裡卻有疙瘩 道別與祝福只在表面 還有一個朋友P 是被學校吵魷魚 結果連禮貌都沒有了 別說沒有道別 沒有祝福 兩造看到對方像仇人一樣 學校恨不得P趕快閃人 P恨不得拿把火把學校燒了個痛快 還有一個朋友G 沒有離職 只是到處去別校面試 更慘的是 在面試時講了不該講的話 話傳回來了 搞得大家都知道 弄得自己很難看

看到這些狀況 我也學到離職的藝術 畢竟這傳播學界是很小的 名聲一旦壞了 損失的是自己的前途 一句說錯的話 可能傳到十萬八千里外的學校 要是你哪天想換學校教 千萬別寄望到那個學校去

所以這次我離職 早在幾個月前就為自己鋪路 去印第安那面試前 就找我直屬老闆吃飯 告訴他這件事情 並且解釋去面試的原因 和學校內的任何人都沒有關係 是為了家庭 為了研究前途 更強調我沒有公開找工作 (on the job market) 只有面試這個學校 所以要離開不是為了要離開而離開 而是為了去印第安那而離開 當然 這說來簡單 但是詮釋的藝術卻一點都不單純 簡單來說 如果我老闆知道我去面試其他工作 他從我這聽來 或是從旁人那聽來 是有天地之差別的 再者 離開的原因很重要 如果是跟學校內任何人有關係的話 就表示你這個人不能和別人好好相處 這在工作領域是一大致命傷

在試前鋪好路後 接到聘書 並要提辭呈時 又是另一門藝術 要怎樣提才不傷感情 並且讓大家誠心為你祝福 讓老闆感謝你的貢獻 讓人家覺得失去你是一大損失 讓本校羨幕他校可以請到你 這些人際關係的藝術 在書本上是學不到的 卻是影響前途的一大關鍵

至於一這連串的難題是否處理的好 就看校內從上到下 所有人的反應了 院長給了一個大擁抱 說他雖不想我走 卻完全了解我個人考量 人應該往高處爬 又說每幾年都會有幾位人才從本校爬到其他學校去 我是其中之一 我想能從院長那聽到這種讚美 應該是很棒的 接下來 同事們一個一個來恭喜我 又表現依依不捨 我想我之前處理的狀況應該還不錯

這種種過程 也體會到以前老師告誡的 人際關係間的藝術 一定要守住真誠這個界線 如果虛心假意的 就變成玩弄 道德倫理沒了別說 信用也沒了 往後也只能換個圈子混了

儘管我和邁可對於環境的轉換相當興奮 但是道別畢竟是感傷的 學期末時 同事們紛紛安排節目 我總共吃了三個惜別餐會 一個餐院長主持的雞尾酒會 還有其他小型的朋友聚會 我想我這門人際關係的藝術 這次應該算及格了

May 27th, 2007

驪歌響起時 Graduation season

cowgraduation_1.jpg cowgraduation_2.jpg

在美國每年五月是所有大學畢業的季節 在大學城裡畢業典禮前後那幾天熱鬧非凡 所有旅館和餐廳都爆滿 因為許多畢業生的家長 兄弟姊妹 朋友都會來大肆慶祝一番 在美國這幾年 不是唸書就是教書 除了自己碩士和博士畢業的那兩個五月之外 今年的五月也讓我有參與其中的感受 不是因為我參加自己學生的畢業典禮 而是我也從人生中第一個教書的學校畢業了

兩年前初到這個學校 第一次教書 教課份量又特別重 每天備課焦頭爛額不說 總是擔心課講的不好 準備不週 還要擔心學生三不五時出各式各樣的怪招 現在 雖然不能和那些教了十多年的教授比 至少講課不會太緊張 對於學生的招式 學會兵來將擋 水來土淹 要離開這個學校 朋友們忙著和我道別 也恭喜我升到更好的學校去教 這種感覺就像學生畢業 在感傷的離開朋友之際 也同時受到大家的恭喜和祝福

本校是傳統的農業理工大學 農學院特別有名 大樓前有兩隻牛的銅像 在畢業典禮前兩天 看到其中一隻牛被戴上學士帽 似乎也要畢業了 有點可愛 不知另外一隻牛是否明年輪到它畢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