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混飯吃 Surviving in the States

一個人從台灣漂到美國 回台後 再漂到法國 最後又漂回美國 偶爾也漂回台灣 這是我在國外打拼 混口飯吃的個人日誌

November 23rd, 2007

美麗的代價 The cost of beauty

                          fallleaves.jpg

經過多年的漂泊 我和邁可都很高興又回到中西部 這裡令人懷念的就是四季的變化

很多人都覺得秋天代表落寞 枯萎 悽涼 但是我們卻都很喜歡秋天的景象 樹上葉子顏色的變化 有紅的 有黃的 有金色 有橘的 美麗極了 儘管落葉似乎象徵著生命的尾端 但是葉子落了 樹木還是直挺挺的 準備過冬 不畏懼即將來臨的風雪 這應該是令人鼓舞的 而不是替樹木感到悲哀

這些秋天落葉美麗極了 走在路上 每棵樹木的葉子 因為不同品種 顏色也不太一樣 直直的路 延伸不盡的秋葉 地上滿是落葉 走在上面 沙沙得響 感覺真是美妙

但是這種大自然的美麗卻不長久 沒兩三個星期 樹上的葉子就落光了 若是下起一場雨 地上的落葉也變成濕濕的 這時候不旦不美 鞋底也變得髒髒黏黏的 更辛苦的是 如果你住的是獨門獨戶 前院後院到處是落葉 需要清理 如果葉子蓋滿了草皮 明年春天草就長不出來了 所以美麗過去後 家家戶戶都開始清理院子的落葉 我和邁可也拿著工具開始清理 隔壁鄰居也出來清理 清理完畢人的也出來溜狗看熱鬧 就這樣一邊清理落葉 一邊和鄰居交流 看起來簡單 卻很花時間 清完後 腰酸背痛 美麗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img_3001_small.jpg img_2995_small.jpg

至於這些落葉要清去哪裡呢 是政府在感恩節前後會派人來把落葉運走 所以大家都是把落葉集中在家門前的路邊 堆成一堆 市政府的車是一個大吸塵器 伸出一個很粗的管子 把所有落葉吸進去 那管子大到可以把兩個人一起吸進大卡車裏

                              img_3005_small.jpg
清理落葉的時間點是很重要的 如果太早清 市政府卡車還沒來 到時一陣風吹來 把落葉又吹回院子裏 那可就功虧一匱了 這種美麗一年只有一次 這樣的代價 一年也是一次 我願意負這樣的代價 享受自然美

November 22nd, 2007

栗子 Chestnuts

                img_2948_small.jpg

從小就很喜歡吃糖炒栗子 尤其是冬天只要經過攤販 濃濃的堙漂來好溫暖的感覺 媽媽若知道哪一攤炒得好吃 一定會買一包 記得和爸媽去日本時 也買過日本的糖炒栗子 到現在我都會記得舊家餐桌上如果有一個小紙包 八九不離十 一定是糖炒栗子 常常剝到手酸了 還吃不過癮

但是到了美國之後 這種享受就沒了 一定要等到回台灣 現在新家樓下有位先生冬天每週末都會來賣 炒得好吃極了 好幾次都想跟他訂個好幾箱 運回美國吃個夠

今年搬來印第安那之後 意外發現這裏有不少的栗子樹 以前從來不知道栗子樹長什麼樣子 沒想到我家前院旁就一棵好大的栗子樹 剛好長在我家和隔壁鄰居領土界線旁 不屬於我家的 但是一大部分的栗子掉下來剛好在我家車道上 秋天是收成的季節 所以常常看到松鼠忙來忙去得撿栗子 鄰居說 要是動作慢一點 都被松鼠吃光了呢

                           img_2953_small.jpg

前陣子我很興奮得從市場買了一大包栗子 回到家後卻發現 栗子是生的 要怎樣吃呢 問了幾個人之後 再上網做些研究 發現最簡單又好吃的方法 就是將栗子切一裂縫 放到水裏滾個十多分鐘 再放到烤箱考個十五分鐘 就可以吃了 必須承認 沒有台灣的糖炒栗子好吃 但是已經很滿足了

img_2947_small.jpg img_2949_small.jpg

我跟邁可說 來院子裏種一棵栗子樹 每年可以自己吃個夠 但是他說 光是清理收成就要花很多時間 我想想 也對 隔壁鄰居花了好幾個小時戴著手套撿栗子 還要用器具剝開 再將會刺人的外殼裝成一桶一桶得拿出去丟 實在很花時間 如果我哪天有幸當成了家庭主婦 再來種一棵栗子樹 不旦自己吃個爽 還可以拿去市場賣 更重要的是 我就可以好好炒個糖炒栗子 享受一下好命的日子

November 9th, 2007

台灣懷孕 vs. 美國懷孕 Taiwan Pregnancy vs. US Pregnancy

                                img_2980_small.jpg

自從來美國之後 發現有很多事情因為文化的差異 人的觀念也差很多 住久了 發現自己夾在中間 最好的情況是兩種觀念不衝突 截長補短 但是常常令人感到好笑的是兩種觀念互相衝突 這時不但自己要在多種選擇中做決定

雖然在美國沒有很久 但是常在美國人的圈圈裏打混 這種情況多到說不完 最近的狀況就是懷孕

因為懷孕是暑假回台灣時發現的 既然自己沒經驗 當然就乖乖聽人家說 前三個月容易流產 要多休息 不要運動 不要提重的東西 很多禁忌 要是寫下來 會是滿滿的好幾張紙 周圍的人連個水果都不讓我提 我也樂得當皇后 媽媽辛苦煮飯給我吃 連出去吃飯都嫌舟車勞頓 多走幾步路也不好 連去做個臉 也被當花瓶 那小姐連個手臂按摩都不敢用力 這種日子就是養肥豬最好的示範

回到美國後 去看醫生 醫生馬上說 要多運動 我睜大了眼睛 以為一個多月沒用英文 英文退步話都聽錯 很仔細問 真的可以運動嗎 什麼樣的運動 醫生說 照原來的生活習慣 去打網球 去慢跑 什麼都好 運動對自己有利 對小孩也有幫助 我還問說 可以提重物嗎 醫生說 只要避免搬重的家俱和提大箱子 其他生活照常就好 當時我感覺好像被解放了 但是又覺得可惜 可以吃喝懶睡當豬的藉口沒了

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差異呢 在台灣大家都認為流產是因為小孩掉了 如果孕婦動來動去 劇烈運動 小孩就像球一樣掉了下來 有人說 坐公車手要用力拉桿子 小孩會掉 提幾顆蘋果要用力 小孩會掉 運動時跳上跳下 小孩會掉 坐在車裏搖搖晃晃 小孩也會掉 甚至被人拍個肩膀 小孩也可能會掉 基本上 除非躺在床上 不然小孩都有可能會掉 但是在美國觀念就不同了 根據研究結果 前三個月的流產 有百分之七十是因為染色體異常 胚胎形成的過程很複雜 只要有一個小環節出錯 就可能造成染色體異常 物競天擇 異常的染色體通常無法持續成長 所以就造成流產 其他較小部分的流產 大都是因為胚胎在分裂的過程中出現錯誤 所以無法成長 所以大部分的流產和孕婦的身體的動向沒有關係 只有少部分是因為孕婦身體受到外力撞擊 例如車禍 騎馬摔下來 或是被人拳打腳踢揍到肚子等等 醫生說 大部分的流產是自己的身體無法控制的 所以生活要照常 運動不能少 至於避免外力造成的傷害 不管你有沒有懷孕 每個人都是要避免的 我想到 邁可的妹妹在懷孕時 還很得意的告訴大家她完成了馬拉松慢跑

原來孕婦也是可以過正常生活的 不用被當成玻璃

這學期因為換了新學校 校園內停車變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這裡騎腳踏車的風氣很盛行 風景又美 我從小就愛腳踏車 當然不能落人後 所以我也開始騎腳踏車去學校 醫生說 很好的運動 去上新爸媽嬰兒課程 那老師也說 對對 騎腳踏車很好 我也樂得利用上下班通勤的機會運動 節省時間 沒想到這樣的運動 可是嚇壞了不少周圍的亞洲人 有大陸來的學生 看到我辦公室內的腳踏車 很緊張的說 [老師阿 你要小心 怎騎腳踏車呢] 然後很多台灣的朋友責怪我說 怎麼連這種危險的動作也敢作 我總是開始解釋一番 並說醫生許可也鼓勵這樣的運動 如果人家還有興趣的話 再解釋一下造成流產的原因和運動無關 不過 通常經過一番解釋 得到的回應是 [ 不過你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說到這裡 就想到以前在北卡時 有個從莫斯科來的訪問人士S 借住在我好朋友家 好友的女朋友R年輕又健康 很愛運動 常常去慢跑 S卻很緊張地告訴她 當女人千萬不要運動 運動久了 以後會不能生小孩 R聽了後不可置信這樣的理論 問我說 這是在亞洲的方式嗎 是有什麼樣的根據

最近一名同事計畫生小孩 她每星期運動 她說要把身體調到最佳狀況 懷孕才會健康

我想在這兩種不同觀念的中間 我乾脆做讓自己高興的選擇 因為我愛運動 還是繼續運動 另一個選擇 就是坐月子 美國人不相信這套 不過這方面 我就選擇台灣方式坐月子 套句長輩最不喜歡聽的年輕人名言 [只要我喜歡 有什麼不可以]

November 4th, 2007

是男是女 Boy or girl?

                                      img_2974_small2.jpg

自從懷孕之後 不管熟的還是不熟的朋友 大家最喜歡問的就是 是男的還是女的 在約二十多周時 醫生都會先問說 想知道性別嗎 如果不想知道 醫護人員就不會透露 在美國有一部分的人喜歡小孩出生當下的驚喜 所以拒絕事先知道性別 另外 到底要不要先知道 只有媽媽有決定權 如果媽媽決定不透露 即使小孩的爸爸跑去問 醫護人員也依法不能透露

暑假回台灣時 到嘉義朴子一趟 媽媽老家附近有一家廟 叫做配天宮 是外婆常去的廟 媽媽說 既然來了 就抽一支籤 問問是生男還是生女 媽媽拜了拜 抽了好幾次籤 終於抽到笑杯的籤 一行好奇的人看著粉紅色的籤單 各自解讀 最後當然還是找解籤的人說明 把籤單貼在這裡 給大家瞧瞧 看看大家能不能解出到底是生男孩是生女

備註

給個暗示 別和我們犯了一樣的錯誤 籤單中的 [] [] 等字眼 和男女性別是沒關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