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isor
一般美國的大學都有 [台灣同學會] 同鄉人聚會 感覺總是不一樣 我以前當學生時幾乎沒有參加 一方面忙著練英文 一方面趕著唸書 當時唸博士時 三年中很像在魔鬼訓練營 每天有寫不完的報告 看不完的書 總是很羨慕那些台灣學生 可以常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 現在開始上班教書 卻沒有 [台灣同事會] 除了打電話回台灣或是別州的朋友 幾乎沒機會講中文 所以我也就盡量參加台灣同學們舉辦的活動 哪知 前兩星期他們邀請我擔任他們的指導教授 (聽說 原因是我看起來和他們年紀相仿) 一方面覺得榮幸 一方面又擔心無法勝任 因為每天上課加上一堆的研究報告 連睡覺都沒時間 深怕拖垮了台灣同學會 後來和原來的指導老師談了之後 了解大部分台灣學生都是研究生 也較成熟 又很獨立 他說當起來輕鬆愉快 我也就接下來了 我想這樣也好 從此可以找機會找人說說中文了